澳洲幸运5开奖结果 古代*澳洲幸运5 宫闱宅斗 大泽明娃

【第3章】 少年老成

大泽明娃 小拾肆 1508 2018-10-11 22:10:39

  日月为明,女孩子用辉总归刚气了点,日月同在也是可以的。

  “明在……”阮山河品了品这个名字,脸上露出赞许的笑意,“好名字。”

  转头,阮山河的大掌掖了掖女娃娃的外袄:“明娃,你有名字了。”

  一边的阮清渊闻言怔了怔,明娃……就是不管有名字没名字,他这个祖父都要带个“娃”字是吗?

  果真是差了多少年纪,就差了多少思想么……

  到达阮府的时候,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。人声四起,阮清渊挑起侧帘,就看见昏黄的灯火,来往的行人,街边是各色各式的铺子,很多新奇的东西他都未曾见过。

  竟然有些看痴了。

  直到明显地感觉轿子停下了,沈贵的声音冲破其余的人声传进来:“到府了,城主,四公子。”

  阮山河应了一声,从阮清渊手里抱过明在,神色陡然变得肃穆:“跟着我。”

  阮清渊轻声答应,跟着阮山河下了轿。

  抬眸,乌压压的人。

  不是街上的人,而是府门口的人。

  阮府。

  烫金的两个字刻在匾上,阮清渊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。上次给明娃买衣服的时候,阮山河也给他买了套衣服,幽台的那身已经脏了,只是一开始他穿习惯了不愿换。

  现在,他清瘦的身子套了件黑色的长袍,更显清瘦。

  “恭迎城主。”

  只听乌压压的那群人齐整整地喊了一句,阮清渊却清楚地看见他们有意无意看着明在的目光。

  “还有我阮家嫡系血脉阮清渊。”没有让众人起来,阮山河沉沉说了这么一句,“清渊,过来。”

  阮清渊迈步走到阮山河身边,才将众人的目光吸引到自己身上。

  “祖父,进去说吧。”站定,阮清渊如是开口。

  少年声音清冷,就像他人清瘦,配的刚好。

  “好,先进去。”

  语落,乌压压的人分了两边,立即开出了一条道儿来。

  直接往五味厅去。

  膳食已经传上来了,一个大桌子,乌压压的人非常有秩序的坐在各自的位置上。

  “清渊。”明在已经让沈贵带下去照顾了,阮清渊手里没了活儿,两条胳膊垂在身侧,又习惯性地将右手背于身后。

  ——少年老成。

  这是这几日来,阮山河对这个孙子的最深印象。

  可偏偏,他又不觉得有多违和,因为除了那身高,动作和气质都完全相符。

  一桌子的人没有声音,看着阮山河带着阮清渊走过来。

  “阮文。”阮山河沉声,便见一人站了起来,“清渊,这是你爹。”

  众目睽睽之下,阮清渊抬头看了一眼,随后点了点头:“知道了。”

  知道了?

  众人开始交头接耳,人人意外阮清渊的反应,而阮文脸色尴尬,要不是看着阮山河未变的神色,他几乎就要呵斥了。

  “嗯。这是二夫人兰芝。”阮山河指了指阮文身边的一个妇人,接下来也没指望着阮清渊会打招呼了,他直接继续,“这是二夫人的儿子阮清如。

  那是阮家的第一个孙子,十二岁,养得胖,看起来胆子不大,也没说主动跟阮清渊打个招呼。

  当然,阮清渊并不在意。

  “这是你父亲的弟弟,也是你二叔,阮武,右边坐着的依次是大夫人柳静怡,二夫人马月言,三夫人赵汀。这两个孩子,一个是阮清临,一个是阮清深,都比你大。”

  阮山河的手指点了点,将一桌子的人告诉给一边的阮清渊,众人屏气——

  阮山河的脾气,阮城人人皆知,六亲不认,喜怒无常。

  怎么会对这个在阮家没待足半个时辰的孙子有如此好的耐性?

  脑子里想着,少年的声音再一次波澜不惊地响起。

  “嗯,我都知道了。”阮清渊一一扫过桌子上的每个人,阮文还没有坐下去,他迎上这个爹的目光,面露困惑,“请问——我娘呢?”

  他是嫡系血脉,是什么意思?阮文必是阮山河正室所生,他也必是阮文正室所生,那刚才的一圈人里面,貌似没有提到阮文正室吧?

  阮清渊在众人脸上看到了熟悉的惊色,上一次,是沈贵看到他脸时露出的。

  “清渊……”阮山河咳了咳,却被少年打断了话:“没问祖父。”

  这语气说客气也客气,说不恭敬也不恭敬,总之,一群人怔在当场。

  “死了。”阮文挥了挥袖子坐下,再没看一眼这个刚刚回来的儿子,语气更是淡漠的要命。

  “知道了。”

  少年还是那一句,仿佛只是问了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,并得到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回答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