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洲幸运5开奖结果 古代*澳洲幸运5 宫闱宅斗 大泽明娃

【第10章】 交换条件

大泽明娃 小拾肆 1603 2018-10-15 17:27:45

  明在也摆摆脑袋,羊角辫倒来倒去:“你凭什么认为我不识字?”

  语毕,她圆滚滚的身子从踏板上跳下去,小手捻着襦裙往外走去,经过阮清好时低下头指了指她的鼻子:“你等一下。”

  随后,小身影消失在房间门口。

  阮清渊失笑,就知道这个小丫头向来不是受欺负的主,你指她,她铁定是要指回来的。

  阮清好倒是心大,没有计较,明在让她等着,她就真的等着,不过也识相的没有进去——里面有个眼里只有明在的四哥,她做什么要去触霉头呢?

  好在明在回来的很快,抱着一摞子册子进来,空不出手捻着襦裙,还要一边留意着脚下,所以走的慢而小心,模样滑稽。

  阮清渊透过水晶帘子看见明在在阮清好面前站定,将怀里的一摞册子放在地下。

  “五小姐看看,这是明在的课本。”

  原来是把这些拿过来了,阮清渊勾了勾唇,也不想理她们两个小孩子的把戏,从后窗直接飞身出去了。

  “你如何会有课本?”阮清好的声音略尖,激动起来更是炸耳朵,明在退后了几步,蹲下来开始翻地下的册子,嘴里念念叨叨:“这是学字的册子,这是学词的册子,这是学作文的册子,这是学算数的册子……”

  阮清好也蹲下来看,这不看不打紧,一看可是滋味难明。

  这些册子上的字,可不就是她四哥的笔迹么……

  “这是四哥的?”册子上本来是工工整整的记录,然而有些上面却有着一些乱七八糟的画,阮清好蹙眉,看向明在的眼神有些不悦。

  若这是四哥的,可不就是被明在糟蹋了,看看那些鬼画符!

  “是啊,四哥说我不安分,就让我跟他学读书写字。”明在回得理直气壮,末了还挺了挺胸脯,示威的意味十足。

  ——她没有姓怎么了?没有爹没有娘怎么了?她有祖父和四哥,就能气死八条街的人了。

  四哥教他读书的时候,总是又无奈又头疼得跟她讲:“明丫头,我何时教过你恃宠而骄了?”

  她就偷偷地笑,怎么就不能恃宠而骄了呢?阮城城主宠着她,下一任城主也宠着她,才七岁,文武都不在话下。她想想就觉得自己厉害的不得了。

  “所以说,你不接受我的条件是吗?”阮清好站起来,先前的雀跃消失的无影无踪,整个人蔫蔫儿的。

  “五小姐真够天真的,我们明在什么都有什么都会,你能有什么条件跟她换?”

  明在刚刚站起来,就听见姜纸砚冷嘲热讽的声音响在门外——对了,除了祖父和四哥,梅花苑的其他人对她也很是宠爱,姜纸砚就算一个。

  “姜纸砚!”阮清好吼了一声,声音大到明在登时就揉了揉自己的耳朵。

  “我教你习武。”

  阮清好到底还是七岁女孩子,憋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训斥姜纸砚什么,并且,那小子溜的比谁都快。郁闷之余,听见一边的明在语气肯定的说了这么一句。

  她瞠目结舌。

  “我教你习武,但是现在我自己提个条件,你能办到,我就说到做到。”明在笑了笑,眉眼弯弯,一副无害的样子。

  偏偏阮清好根本就看不穿这笑容背后的淘气。

  “你说说看,本小姐能做的还是挺多的。”这有些底气不足,但是人不能输了气势不是?

  “我要两张出城令。”明在附在阮清好的耳朵上,奶声奶气地说出自己的要求。

  “什么?”阮清好脸色变了变,明在已经直起了身子,挑衅地看着她。

  “我要两张出城令。”明在竖了两根手指头,在阮清好面前晃了晃,“阮城的出城令是你爹管着的,我想,既然你贵为阮府五小姐,又是你爹娘的掌上明珠,要两张出城令不难吧?”

  这一刻,阮清好隐隐觉得明在的笑容有些……讨好?

  “你要出城令干什么?”因为明在放低了声音,阮清好也被带着放低了声音,虽然现在这房间内外并没有人,但是两个人还是十分机警。

  “你是猪吗?”明在嫌弃地瞥了一眼凑在她眼前的阮清好,依旧鬼鬼祟祟地回她,“要出城令,当然是出城的啊!”

  “可是你出城干什么呢?”

  明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这五小姐,怎么这么多问题呢?

  “我出城,做什么告诉你为什么呢?”这一次不等阮清好再一次问她问题,明在赶紧摆出不耐的神色,“你就说,这个条件你答应不答应吧?”

  阮清好给她两张出城令,她教阮清好习武,多划算的交易。

  “我答应,可是……”

  “可是,你不能告诉任何人,是我要的出城令,不可以出卖我。”

  明在急不可耐地打断阮清好,再一次俯身抱住自己的一摞子课本,甩了甩自己的羊角辫:“要快噢,我今晚就要。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