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洲幸运5开奖结果 古代*澳洲幸运5 宫闱宅斗 大泽明娃

【第11章】 举一反三

大泽明娃 小拾肆 1607 2018-10-15 17:28:50

  今晚就要?

  明在已经抱着册子走了,阮清好站在原地怔了怔,猛然意识到为什么明在今晚就要出城令。

  翌日,节气上是大雪,然天还未亮就真的下起雪来。

  不是很大,细细密密地飘着,透过花窗能看见远处的房顶一点一点染上白色。

  明在在床上睡得正香,被子已经被踢掉了,浅绿色的缎衣露在外面,衬得一张小脸粉白如雪。

  阮清渊在榻上起来的时候,已经成为惯性的去给明在将被子盖上。谁料被子刚刚提到女孩子的颚下,他的手腕就被一双小手紧紧抓住。

  “四哥是想偷偷离开吗?”明在躺在床上,眼睛眨了眨,长睫打下一片阴影,这清明的样子,哪里是刚刚睡醒?

  “今日怎么醒得那么早?”阮清渊索性在床沿坐下,摸了摸明在的脸蛋,语带温柔。

  “四哥还没回答我的问题。”女孩子抓着他的手腕不松,阮清渊也没挣开,就着手腕被抓的姿势躬身在床的里侧拿过明在的小袄。

  “你要是赖床,想睡觉,我总不能拽着你起来。”

  小丫头松了手,掀了被子,打了个滚儿从床上站起来,长发麻烦,被阮清渊一剪子剪了,现在刚刚及肩,没有了羊角辫,纯黑的头发贴在头皮上,显得乖巧些。

  “明在今天不会赖床的,今天四哥要出远门,明在得送送四哥。”小丫头凑过身子,让阮清渊给自己穿衣服。

  “外面下雪了。”阮清渊没再继续那个话题,淡淡地扫了眼窗外,开始给明在系衣服纽扣。

  然而,手还没触上纽扣,床上的人已经跳下去,飞一般地跑到了窗前。

  “真的是!”小丫头欣喜的声音响起来,手上动作不停,大力地推开窗子,一阵凉气陡然闯了进来,明在头发被吹起,阮清渊皱了皱眉,踏步过去直接捞起了明在。

  一手圈着女孩子的腿抱在怀里,一只手开始进行自己未尽的事业。

  系纽扣。

  “要我说几遍才能改掉这急躁的毛病?”

  在阮清渊怀里,明在安分许多,看了看窗外,又看看四哥,笑的龇牙咧嘴:“祖父说,明在这样挺好的。”

  阮清渊就没继续说下去了,又给明在穿上裙子,鞋子,扎好头发,用早膳,出门已经辰时了。

  雪珠子还落着,地上已经积了一层,阮清渊依旧抱着明在,玉针蓑裹着两个人,一时间明在也安静下来。

  阮清渊是直往阮府前厅去的。梅花苑有自己的小厨房,他们也习惯了在梅花苑用膳,因此便去前厅等着阮山河。

  到了前厅,沈贵已经先行候着了,隐隐地看见府外一辆富贵不凡的马车,阮清渊放下明在,脱掉蓑衣。

  “四公子。”沈贵福了福身,阮清渊点头,在一侧的椅子上坐下。

  明在当然是坐不住的,爬上爬下,窜里窜外,什么好玩玩什么。

  阮清渊一身墨袍,就端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,这丫头有点不正常。按理来说,他要出门十日,不带着她,她绝对没有那个心情玩的。

  思及此,阮清渊的眸色暗了暗:“明丫头。”

  正在将花瓶里的花一支一支拿出来的明在,闻言吓了一哆嗦,看见阮清渊招手让她过去。

  “麻烦沈管家了。”小丫头将满满的两把花塞进沈贵的手里,巧笑嫣然,又屁颠屁颠地跑到阮清渊面前。

  “四哥。”

  “四哥要走,明丫头为何如此开心?”他可还记得,上次这人可是扬言要从床上跳下去的。

  明在面部一僵,心里暗叫不好,果然是兴奋过头了,她都忘了这个四哥不是那么好应付的人了。

  “四哥不知道吗?有个词叫做‘悲极生乐’。”小丫头歪了歪脑袋,抱着阮清渊的半边胳膊说得正经。

  “不知道。”阮清渊垂眸看着面前的小人,温声开口,“我只知道我教你的词叫做‘乐极生悲’。”

  “四哥说过,学习上要多多‘举一反三’,明在牢记在心。”

  你说得快,她回得也快,并且让你找不出反驳的话来。阮清渊仔细看了看面色如常的明在,心里已经八成肯定这小丫头又有什么“自己的打算”了。

  “四哥希望我说的每一句话,明丫头都能牢记在心,比如四哥说,让你乖乖呆在府内。”阮清渊带笑地看着面色有一瞬僵硬的明在,一瞬间,那种“自己家的孩子只有自己足够了解”的自豪感猛然强烈起来。

  “当然,四哥说的明在都记着。”

  “那做不到——应当如何?”

  明在犯了愁,因为她当真是做不到的,总不能挖坑给自己跳不是?

  “做不到,明娃就罚去兵器场打杂。”

  然,明在还没开口,就有一道威严的声音飘进了前厅。抬头,又是乌压压的一群人,说话的正是居中的阮山河。

  

小拾肆

明在要干大事了==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