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洲幸运5开奖结果 古代*澳洲幸运5 宫闱宅斗 大泽明娃

【第16章】 入盛州城

大泽明娃 小拾肆 1580 2018-10-18 23:39:38

  “这里怎么回事?”夜色里,阮清渊嘴角笑意全无,指着明在帽子边下面的一条红痕。

  糟了。

  行醉抚了抚额,颇有些尴尬之色。那红痕,貌似是他将明在丢进马车里,磕着的。

  噢!

  对了!说到丢进马车里,行醉赶紧从怀里将大泽舆图拿出来,道:“明在偷拿了这个。”

  阮清渊脸色微变,接了舆图,揣进袖兜里,语气淡淡:“因为这个,你打了她?”

  这……怎么又绕回去了呢?

  “不小心……磕上了。”

  阮清渊叹了口气,垂眸,刚刚给明在盖好的被子又被踢掉了,他又俯身,修长的手将被子提上,触及到小丫头光滑细腻的颈项,心头一颤,眸色深了几分。

  ——连舆图都敢拿了,看来书还是看少了。这要是今天是被别人逮到,脑袋和脖子还不得分家啊!

  恃宠而骄!恃宠而骄!

  他脑子里闪着这四个字,心里微叹,脸上却是温柔不减。

  阮清渊很快就走了,行醉半睡半醒地坐在角落里,天才隐隐泛了白色就起来了。

  阮清渊和阮山河走的会很早。

  他解了睡穴叫醒明在的时候,小丫头睡眼朦胧:“这就要起床了吗?”

  难得见她一脸迷糊的样子,行醉也稍稍和蔼了一些:“早点起,不然跟你四哥又得落上许多距离了。”

  小丫头“蹭”一下坐起来,帽子因此掉落了,藏在里面的头发此时乱糟糟的立着,倒还真像个男孩子。

  三个人吃了早饭,行醉去牵马车过来,让明在和长命在客栈门口先等着。

  长命虽然是个药罐子,但是却生的清秀,瘦瘦弱弱的身子,脸色偏黄,鹅蛋小脸,五官也标致,站在那里就像个瓷娃娃。

  一边的明在呢?活脱脱一个男孩子的模样!偏生那五官还要精致一些,远山眉,月牙眼,鼻梁高挺,朱唇皓齿,肉嘟嘟的脸颊上团着一层浅粉,一笑两个浅浅的酒窝,暖到人心坎儿里。

  路过的行人都停下来看着站在客栈外的两个孩子,叽叽喳喳的说着这个娃娃漂亮这个娃娃可爱,长命有些拘谨,畏缩地躲在明在后面。明在呢,笑嘻嘻地看着议论她的人,有人说她好看,她就笑得更加好看。

  直到在人群里,看见一抹熟悉身影。

  “四哥!”明在慌忙喊了一声,脸上的笑意瞬间收住,急急地从客栈门前跑出去。

  方才,她看到了四哥!还是那日离开时所穿的墨袍,藏青色的发带高束着乌黑的长发,人群里一闪而过的侧脸,能够被人深深地印在脑子里。

  “四哥!”小丫头冲下客栈前的台阶,隐隐还能看到洒在阮清渊长发上的熹微晨光。她小腿跑得飞快,然而一跑到大街上,就看不见那熟悉人影了。

  “四哥!”

  “明在!”

  小丫头拨着人群,言语里急切而慌张,却在下一瞬被提起。

  整个身子被提起。

  是行醉。

  “放开我!”明在在行醉怀里挣扎着,一双手硬扯着行醉的胳膊,目光急急地在人群里继续找着。

  “做什么?”行醉喊了一声,不费力气地又将明在抱了回去,放进马车里。

  不错,这次是放进马车里,不是丢。

  “行醉阿伯!”反应过来的明在抓住行醉的胳膊,“我看见四哥了!我们快赶上去。”

  行醉手上动作停了停,却是先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瓷瓶,指了指明在的额角:“把药先上了,能追上。”

  那药,是阮清渊早起去买的,又送来给他的。

  街上已经完全看不到阮清渊的人影了,明在小脸垮下去,认命似的任行醉给自己上药。

  从县城再行到盛州,快赶只需一日光景,这一路上也没遇到阮山河和阮清渊的马车,小丫头偃旗息鼓,只想着到盛州再去寻了。

  行醉也落个清静。

  也是到天晚,马车才悠悠地进了城,盛州城内颇为繁华,不像阮城,处处都是煅造兵器的刺鼻气味,这里钻进鼻子的,是花树之香,食物之香,满街满巷的都是鲜活的生命的香气。

  连行醉,都有些看迷了。

  长命自进了城门就打了侧帘,盛州的盛景完全吸引了她——虽是严冬,却是树木蓊郁,街道两侧的店铺里是满当当的人,卖吃食的铺子里烧开了一锅水,热腾腾的水汽升起来,蕴出一城的热闹。

  “明在!你快过来看!”

  马车过处,有一男人带着一个孩子正表演着杂技,一圈的人围着叫好,长命没见过,当即就高兴起来。

  转头,想要拉一下明在,却发现明在已经歪在车身上睡了。

  “明在?”长命凑近了唤了一声,明在未醒。

  自中午停下来吃了饭,明在就没了以往的闹劲,一下午几乎都没说什么话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