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洲幸运5开奖结果 古代*澳洲幸运5 宫闱宅斗 大泽明娃

【第17章】 你是女的

大泽明娃 小拾肆 1576 2018-10-18 23:41:10

  长命几时见过这样的明在?

  心里突然一慌,长命又凑近了些,这才发现明在一张小脸上起了不少红点,长命吃了一吓,越发急切地摇了摇。

  “明在?”她力气小,本来想要摇一摇明在,却不想用力不稳,直接将明在给晃倒了。

  这一晃可是遭了。

  马车正在走下坡,估计是突然停了缰绳,明在的小身子直直地从马车里面滚了出去。

  “啊!明在!”长命惊呼了一声,已经立即伸手想要抓住明在,却只是抓住了衣角,眨眼间衣料又倏地离手。

  “噗通”一声。

  沉重的一声响。

  行醉马车刚刚打了停,便听到长命的惊呼和马车下面的闷声。

  “明在掉下去了!”长命掀了帘子,焦急地看着行醉,语带哭腔。

  行醉一愣:“什么?”

  长命是直接吓哭了,作势就要跳下去,被行醉眼疾手快地拦着。

  没有马凳,就她这个小个子,跳下去很容易崴到脚。

  “明在……明在掉下马车了!”长命指了指马车底下,小脸煞白。

  行醉这才知道长命说的是什么意思,这才知道刚才听到的那声闷响是什么。

  脸色一变,他稳好马车,直接翻身跳了下去。

  刚刚听到闷声,马车已经停了,但是因为下坡又滑下来了一些,行醉往回看去,脸色再次大变。

  长街之上,马车后身是两排的士卒,身着褐色的兵服,腰佩长剑……

  那长剑,是阮城专为大泽皇室而制。

  那褐色兵服,是大泽皇帝直接管理的刺军的象征。

  许是突然冒出的刺军惊着了百姓,此时街上的人都退到了边上,大气不出。

  褐色兵服的中央,是一席绛紫。

  绛紫色的衣袍,深灰的方头靴,墨染般的长发尽数绕于头顶,上好的羊脂玉发簪斜插着——又是一个如玉的少年郎。

  脸还未长开,也就七八岁的孩子,但是一双丹凤眼却是勾魂,此时男孩正飞身下马,马前,躺着明在。

  让行醉变了脸色的,便是这副情形。

  在大泽,皇帝着明黄,太子着绛紫。

  魏帝登基,立马便封了太子?

  并且,太子的这阵仗还不小,直接就是刺军护着了。

  想来,应该是刚刚明在滚了出去,恰好惊了太子大驾。

  行醉在心里盘算着,该怎么合理得将明在抓回来,毕竟,阮清渊担心的,就是怕明在在大泽捅娄子。

  明在是被这一摔给摔醒的,然而她还没从眼前的景象中缓过神来,行醉还没来得及做好自己的盘算,人群里不知谁高嚷了一声——

  “这是天花之症!”

  高嚷过后,人群里起了骚动。

  近日大泽多处发现天花之症,所以人人自危,此刻,在马蹄子底下的“男孩儿”,面部便已出了丘疹。

  那刺军更是逼近了一步,行醉心里一急,看小丫头的脸果然已经是红斑渐起,暗道不好,怪不得今天下午就没怎么听见这丫头吵闹。

  天花么……

  怎么会染上天花呢?

  来不及再细细盘算,行醉正准备上前,却见明在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,小脸惨不忍睹,看了看周遭,目光与行醉相撞了一下,又躲开。

  行醉以为明在会跑过来,或者是叫他一声,然而小丫头却朗声道:“你的马,吓着我了。”

  说是这么说,明在心里可是难受的很,不仅心里难受,身上也难受,她伸手,本应该白白净净的小手上布满了红疹,奇痒无比。

 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长了这些东西,不知道自己为何在一群拿着剑的人中央,不知道为什么行醉阿伯站在那里不动弹,也不知道面前的这个男孩子是谁。

  应该是个坏人。

  不然行醉阿伯一定早就把她捞走了——行醉阿伯也怕么?小丫头人小,一颗玲珑心却想的不少,面前情形,她总觉得自己方才应该是闯了祸,心里估计着行醉也怕这些人,所以刚刚她连看都不敢多看,生怕自己也连累了阿伯和长命。

  总之,危急关头,她脑子里突然就冒出姜纸砚经常挂在嘴边上的那句口头禅:“先下手为强,后下手遭殃。”

  是这么个理!

  谁料,此言一出,众人大惊。

  男孩子身后的一个男人直接抽了长剑,剑锋所至,剑气逼人,直直地对向明在。

  转眼一瞬,明在只觉一阵白光逼近,骤然间,又是一片暗色遮住她的双眼。

  暗色……

  是四哥吗?

  身上脸上越发痒得厉害,明在忍着,她不知道怎么回事,所以不敢乱碰,头顶凉意过了几番,明在突然听得一声——

  “你是女的?”

  这声音不似她四哥那般朗润,不似祖父那般温和,不似行醉那般凶,也不似纸砚那般皮。

  很脆耳,带着同她一般的稚嫩,还有些说不清的感觉。

  

小拾肆

很抱歉今天发晚了(所以推荐大家第二天再看还是明智的,捂脸)   此章《大泽明娃》的第二位男主出来了噢~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