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洲幸运5开奖结果 古代*澳洲幸运5 宫闱宅斗 大泽明娃

【第18章】 赖上太子

大泽明娃 小拾肆 1532 2018-10-19 21:37:03

  很脆耳,带着同她一般的稚嫩,还有些说不清的感觉。

  刚刚那剑迅而猛得朝着她过来,却被一截衣袖拦住,因而保住了她的小脸,仅仅是挑掉了她的六角帽。

  女孩子的头发虽然乱,但是乌黑发亮,垂在耳侧,一眼就辨出确是个女孩儿。

  明在直直地望过去——男孩子跟她差不多高,刚刚她眼前飘过的暗色,就是他身上的绛紫衣衫。

  他救了她?

  “太子殿下,此女疑染天花之症,您身份尊贵,还是离远些的好,这等刁民,属下会处置。”刚刚抽剑的男人俯身,甚是恭敬地对男孩子道。

  太子殿下?

  明在一听,眼珠子转了转,太子殿下!那太子殿下的爹不就是皇帝吗!她四哥和祖父不就是去赴这个皇帝的宴吗!

  真真是巧呢!

  这厢明在心里已经想了几遭,却不知自己现在究竟是何处境,忽听得近前的男孩子声音脆脆道:“她这不是天花,是水痘,前些日子我刚刚出过。”

  男孩子还没有习惯自称“本太子”,说出的话也带着孩子一般的稚嫩。

  得,人家当朝太子说不是天花,谁还敢再说?

  “你的马,惊着我了。”

  原来是出了水痘,明在放下心,长命的哥哥也出过,没什么大事儿,她现在想的便是,怎么让这个太子殿下——把她带进宫去。

  她只想跟着四哥。

  “大胆。”那男人又抬手,长剑直出,“竟敢如此与太子讲话!”

  “太子又如何?难道大泽的律法说,太子扰了民伤了民,还可以反过来说是民的不对么……”

  自然不是这么个理。

  先别说大泽初定,律法未成,就算成了,也万万不敢这样拟律的。

  执着长剑的男人顿了顿,两边的人群里也渐渐起了声音——

  刚刚换了天下,新帝根基还没有稳到百姓可以全然相信的地步,因此,一些好事的莽夫自然成了这些声音的首发之人。

  “明明是你骤然从路中央滚了过来……”男孩子底气不足,显然不知道明在会玩这么一出,光天化日,通衢大道,一个太子,一个女娃,总是不妥。

  明在当然不知道她“从路中央滚过来”这件事,不过这并不妨碍她继续睁眼说瞎话:“那太子在大街上走马便有道理了么……更何况,方才他想要杀我,是大家都看得见的。”

  那男人想辩解说是因为你这刁民冲撞了太子大驾,想了想又觉得这样一说反而真显得皇家仗势欺人,生生地又把话给憋了回去。

  不远处的行醉真的是一个头两个大,就问这天下之大,还有什么是这丫头不敢做的?

  还有什么?!

  “那你想如何?”太子殿下发话了,没有凛冽,没有威严,仿佛真的就是平常孩童间的对话。

  太子身边的男人微微抽了一口气,又重重地吞吐出来——到底是个七岁的孩子,到底是刚刚从幽台回来,到底还是没有尝过权利的味道,也到底是没有见过成人世界里的血雨腥风……

  “我身有水痘,又被太子的马儿一惊,再被太子的侍卫一吓,我无父无母,无家可归……”说着,明在一张脸就垮了下去,但是声音却响,一个字一个字掷地有声。

  太子殿下跟明在不过两步距离,应该能看出小丫头眼底惯有的狡黠之色。

  然而并没有,太子殿下似是有些怜惜神色,随后便在行醉意料之外的说道:“既如此,先带回府里照顾着吧。”

  这次,议论的声音大了起来,这可不是一般的带回府里啊,那可是太子府!也不知是谁带了头说了句:“太子殿下慈悲为怀。”

  跟着,一条街都响声震天。

  明在又倏地不高兴了。

  怎么是去太子府呢……太子不住在宫里吗?

  她若跟着去了太子府,是离四哥近了些,还是又远了些呢?

  想到这里,明在低垂的头突然抬起来,晶莹的眸光一下子撞进太子的眼睛里。

  突然头痛欲裂……

  面前男孩子的脸渐渐的在她的眼睛里变成另一张相似的脸,也是丹凤眼,俊朗的眉宇里是化不开的纷繁愁绪,明在觉得自己耳中嗡嗡作响,眼中也只剩下些虚幻的光影。

  骤然,她听得一声脆生生的询问:“你额头现了一颗墨绿色的痣?”

  这声音近在耳侧,可明在又仿佛觉得来自很远很远的地方,这声音清脆,稚嫩,却又跟另一道邪魅,桀骜的声音重叠起来。

  她分不清了,脑袋越来越沉,好像还有什么是她应该支撑着去记忆的,可是剧烈的疼痛让她完全忘记自己应该做什么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