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洲幸运5开奖结果 古代*澳洲幸运5 宫闱宅斗 大泽明娃

【第20章】 女子的脚

大泽明娃 小拾肆 1538 2018-10-20 23:59:19

  小丫头得意地扬着脑袋,仿佛河湖里最惹不得的大虾,挥动着长钳,耀武扬威得厉害。

  魏子来听着这话,觉得仿佛有几分道理。

  “太子殿下。”明在将盘着的腿垂到床沿,跟魏子来并肩坐着,“你今年几岁?”

  “七岁。”魏子来很好脾气,侧头认真地看着这个有点神奇的女孩子,突然想到还没有问过她的名字,少年的嗓子清了清,“你叫什么……”

  “太子殿下。”拈细拈细的声音在屏风外响了起来,“皇后娘娘请您去宫里一趟呢。”

  魏子来怔了怔,刚要问出的话硬生生地卡在喉咙口。

  “这就过去。”魏子来对着屏风外的人影应了一声,遂又侧头对明在道,“你便在这里休息吧。”

  明在出了水痘,自然是不能出去的,可是小丫头听到“宫里”两个字,哪里还能安生?

  “殿下,你要进宫吗?”

  魏子来已经起身了,从一旁的架上取下披风,熟练地给自己系上,一转身就看见明在光着脚一摇一摆地下来了。

  魏子来一下子又转过身,脸色通红,直红到耳朵根。

  “你……你你……你做什么不穿袜子?”

  “热啊。”小丫头看见魏子来背对着她慌乱不迭的样子,十分困惑,却听得魏子来低声道:“你娘没教过……没教过你么……未婚女子的脚是不能给男子看的……你怎么……”

  男孩子的声音越来越低,耳朵根也越来越红,一张脸如同火烧。

  他不得不再次感叹,这真是个神奇的女孩子!

  明在本来是准备走到魏子来跟前的,听见这番话又顿住脚步,垂眸,看见自己长着水疱的肉嘟嘟的脚,那又粗又短的脚丫子忍不住抓了抓地面,像是自己跟自己说话:“我没有娘啊……”

  她没有爹娘。

  她在街上就这样说过,还以为是说谎呢。魏子来脸上耳根的红稍稍褪去,心头又浮上一层怜惜,正准备安慰两句,又听得身后又是一句低语:“四哥也没跟我说过。”

  四哥?

  没有爹娘,又怎么来的四哥呢?

  魏子来疑惑,想转身又不敢转身,只是挥了挥袖子:“你先把袜子穿上。”

  明明送进来的时候,袜子穿的好好儿的呢,怎么就没了呢?

  明在努了努嘴,颇有些不情愿,不过还是挪向床榻,慢悠悠地从被窝里掏出两只小袜子——方才,她在被窝里侧身的时候,脚丫踩脚丫把两只袜子踩下来的,还有些热乎呢!

  明在蹲下去,将袜子穿好。

  “太子该走了。”方才那道尖细的声音又响了起来,估摸着是等急了。魏子来也心知不妥,就着背对着明在的姿势,干咳了两声:“你在这里休息吧,我稍后便回来。”

  他脸上的红还未完全散去,脆脆的声音也没有初见时那般自然,离开的脚步略乱,果真是头都不回。

  明在站在地上,望着魏子来扬长而去的背影,陷入纠结——这太子怎么走的这么快呢……

  还有,这未婚女子的脚不能给男子看是个什么道理?四哥还真没跟她说过,改天见了面,她必是要问一问的。

  想完了事情,身上的水疱又开始作痒,明在忍住去抓的冲动,直挺挺地又倒回床上——这里是太子府,不知道离皇宫多远。也不知道行醉阿伯和长命怎么样了,她被魏子来带到这里,他们两个估计也急坏了吧。

  关键是她现在不敢由着性子乱走了,她现在出着水痘,万一一出去,传染给别人,可就算是她认为的闯祸了……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昭华宫。

  “太子来了?”

  大宫女端着茶盅进来,给魏子来添了茶,笑意盈盈:“娘娘还在打扮着,四年未见太子,难免激动些。”

  “我理解的。”魏子来笑道,他三岁被送入幽台,对这个娘其实也没印象,不过他并不怪谁,相反,在幽台的四年,他学会了很多。

  大概又是半盏茶不到的功夫,听见环佩之声作响,彼时,魏子来正在用茶盖隔开浮叶,迷蒙的水气中,看见一位威仪妇人怡然进来。

  这妇人,便是皇后了。

  暗金色的烟罗衫,即使是寒冬腊月,却也开着极低的领口,饱满的胸部连着锁骨加纤长颈项,线条流畅而美好,使人完全分辨不出年纪。下身穿着曳地的绸裙,裙上绣着百鸟朝凤的图案,脚蹬一双双色缎孔雀线珠的软底鞋。再看那饰物,紫玉芙蓉的耳铛,金累丝嵌红宝石双鸾点翠步摇,脚步一动,便听得声响如百灵鸟叫。

  大宫女迎了上去:“皇后娘娘。”

  魏子来这才反应过来,放下杯盏,跟着起身,眼前水雾散去,皇后的容貌完全送入眼里。

  他倏然一惊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