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洲幸运5开奖结果 古代*澳洲幸运5 宫闱宅斗 大泽明娃

【第21章】 皇后娘娘

大泽明娃 小拾肆 1554 2018-10-21 00:15:09

  皇后长的极美。

  眼睛不大,却如弯弯月牙,顾盼生辉,高挺的鼻梁下是一张艳丽红唇,唇珠微翘。

  这张脸,魏子来不久前才见过。

  不,他见过的不是这张脸,是另一张与之极其相似的脸——那现在还在他房里的那丫头的脸。

  这两张脸,竟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——像,实在是太像了!

  “成儿。”怔愣间,皇后已经行至眼前,胭脂味钻进鼻子里,惹得魏子来无法思考。

  “太子殿下离家早,许是不知道自己的小字,才愣着了。”大宫女见魏子来半天没有动弹,笑着解围,皇后也没有责怪,抬手,抚了抚魏子来发顶那支羊脂玉发簪,眉眼含笑。

  “四年未见,本宫的成儿长的越发俊了。”

  “……娘?”魏子来抬头,仔细瞧了瞧皇后的眉眼,心下一颤,又颤,今天,那丫头还跟他说,她没有爹娘来着……

  “太子殿下错了,该叫母后了。”大宫女掩唇笑道,皇后也点了点头,揽着魏子来的肩膀去软榻上坐下。

  “太子册封之礼一过,成儿还是要去幽台的吧?”

  大宫女上茶,皇后握着魏子来的手,模样亲切又欣慰。

  “是。”魏子来点头,目光依旧盯着皇后的脸,想要看出个是非黑白来。皇后只当他是多年未见,有些怕生,并未计较,又吩咐几个小宫女上点心,问了问魏子来在幽台的诸多情况,魏子来也一一作答。

  “成儿还未见过父王……”皇后转了转掌心佛珠,若有所思,“今日在昭华宫用膳吧,本宫瞧你面有倦色,昨夜未休息好?是太子府的人伺候不周么……”

  魏子来突然面色一红,想起那丫头昨夜睡相,他可是为了彰显“慈悲为怀”,呆在床沿守了一晚上的,自然是面有倦色。

  不过此话当然不能说出来,他还未搞清楚为何那丫头会跟母后如此相像。

  “没有,他们很好,只是我还未曾习惯。”魏子来想了想,觉得如此说合适一些。

  皇后也不细问,硬留着魏子来用了午膳,席间说起今日皇上要招待各国贵客,怕是抽不开身过来,问魏子来可否留宿宫中,等到明日皇上空闲了,父子俩先见一面。

  “册封之礼上见不得父王吗?”魏子来放下筷子,问得恳切,为何非得先见一面呢?

  “自然见得,只是说不上体己话。”皇后垂了垂眉眼,长睫隐去眼底翻涌的光彩。

  “皇后娘娘,太子殿下的侍卫求见,说有要事相禀。”有一个宫女进了来,对着皇后和魏子来行了个大礼。

  太子殿下的侍卫……

  “宣进来吧。”未等魏子来开口,皇后便先出了声儿,本就没有什么胃口的魏子来突然变了脸色。

  他刚刚回城,跟那些侍卫还不熟,突然有要事通禀,该不会是那因为那丫头的事吧?

  他眼皮子跳了跳,隐约觉得来者不善。

  来者,便是昨日街上,差点杀了那丫头的侍卫,魏子来连名字都还未记住。

  “参见皇后娘娘,皇后娘娘千岁;参见太子殿下,太子殿下千岁。”

  “免礼。”大宫女递了张绢帕过来,皇后细细擦了唇,又道,“有何事要禀?”

  侍卫仍屈膝在地上,面上有些许焦虑神色:“回皇后娘娘的话,阮城城主之孙现在在太子府,说是要见一见太子。”

  皇后转动佛珠的手倏地一停,秀眉微蹙,阮城……那可不是一个好容易得罪的地方。

  怎么好端端的找上太子府了,此刻皇上应该设宴,他应该在宴席上才对。皇后看向魏子来,凤眸里带着询问,可是魏子来也惶然不知其意。

  “何时去的?只说要见一见太子么?”到底是皇后,眼波流转间已经定了心神。

  “小的来时,他便在了,未带任何人,独自前来,只说要见一见太子。”侍卫接话接的顺溜,也不敢耽搁。

  皇后看了看满桌子的菜,都还没怎么动,她平日里吃的本就少,魏子来也不怎么动筷子,倒是糟蹋了一桌佳肴了。

  “成儿回府去看看吧。”片刻,皇后叹了口气,眉梢甚至能现出怅惘,“本宫印象里,阮城城主之孙也是幽台学生,许是因为这个想见你也未可知。”

  魏子来闻言,舒了一口气,既然如此,他便先回府了,他还有问题要问问那丫头,这昭华宫,着实让他觉得压抑。

  尤其是这母后,美则美矣,却看的他心慌,心颤。

  “孩儿先走了。”魏子来福了福身,宫里的规矩他还未学,只能模仿个大概样子。

  皇后没有多言,依旧转着那串已经发亮的佛珠,目送着魏子来离开。

  

小拾肆

这是20号的份哈,来晚了来晚了。   阮清渊终于要被放出来了啊哈哈哈~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