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洲幸运5开奖结果 古代*澳洲幸运5 宫闱宅斗 大泽明娃

【第28章】 双双沐浴

大泽明娃 小拾肆 1686 2018-10-24 23:45:11

  想起刚才在嘴巴里面的那股子酸酸甜甜辣辣,小丫头忍不住又咽了咽口水,两只手抱住坛身,颇有些费力地举起,她将两片唇瓣凑上去,酒进了去,一时间,明在觉得自己要飘起来了!

  那种甘洌经过舌头,滑过喉咙,穿肠而过,沁人心脾,又如熊熊大火,将整个上半身都烧着了,明在忍不住打了个哆嗦,呛鼻子,她又打了个喷嚏,连带着小身子都晃了晃。

  “哎哟喂。”她嘟囔了一声,只觉那酒味越来越重,她这脖子上的脑袋也越来越沉,香是香,可是醉人啊……

  “哐当”一声,酒坛子在地上炸开了花,明在小身子崴了崴,鞋子踩在碎瓷片儿上——“哎哟!”

  阮清渊这下终于睁开眼睛了,然而这一睁,简直是“大开眼界”。明在脸色酡红,加上那明显又红又肿的水疱,完全没了往日漂亮可爱的样子,那歪歪倒倒的身形,满地的酒和酒坛子片儿,刚刚这丫头都干了些什么?

  “明丫头。”

  阮清渊已经恢复如常,眼疾手快地稳住明在摇摇晃晃的身子,直接捞到自己跟前——嚯!这酒味儿!

  胆子够大的,阮清渊漆黑的眼眸眯了眯,乳臭未干的丫头,还出着水痘,连酒都敢喝了!

  无法无天!无法无天!

  恃宠而骄!恃宠而骄!

  小丫头不安分地动了动,许是喝了酒难受,一张嘴巴撅着,两只眼睛紧闭,手还试图去挠那些水疱。

  “难受……”隐隐地,小丫头好像说了这么两个字,那模样极惹人怜爱,阮清渊哪里还有什么气?

  于是乎,一只手逮着明在的两只小手,另一只手直接点了穴,下一瞬,明在“哗啦哗啦”连酒带饭菜吐了个干净。

  烟青色的长袍上,尽是污秽。

  这下子,一点酒香都闻不着了,铺天盖地的尽是令人作呕的异味,偏偏阮清渊跟个没事儿人似的,抱起明在直接往外走。

  “小二。”

  已经是夜深了,客栈楼下没什么人,有两个跑腿的伙计正在擦桌子,一听阮清渊的招呼又放下手里的擦布。

  “客官可是有什么吩咐?”其中一个小二先问道,眼睛看了看阮清渊的衣袍已经有了些猜量。

  “二楼西侧第八间房,麻烦备些热水和浴桶。”

  小二应下,转身便去忙了。

  “这里可有管事的或者帮忙的妇人?”阮清渊又问另一个伙计,那伙计说厨房的女人倒是多,估计还在洗盘子,没有睡。

  “劳烦再找个妇人,给这丫头擦个身子,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药铺开着,有的话取些药草,她出着水痘。”阮清渊看了看怀里的明在,小丫头吐完以后有些虚,倒在他的肩头,脸蛋红扑扑的,那呼吸的热气扫过他的侧颈,有些痒。

  小二说附近便有,阮清渊便取了一锭银子送过去。

  伙计很快就备了热水,阮清渊又给找了间房,让那个厨房找来的妇人带着明在过去洗。

  “她身子不是很爽利,还出着水痘,洗的时候万分小心。”阮清渊温声嘱咐,这才将明在递给那女人。

  衣服自然是废了,好在里衣还可以穿,明儿早晨估计着得让阮山河出去给他们买一套了。

  这样想着,阮清渊已经滑入桶里——水有些烫,不过很舒服,他总算舒了一口气,静下心来想了想幻影林中的事,眉头又蹙了起来。

  按理来说,能破了阵,说明与阴阳剑相通,那股内力也绝不会伤他。然而,自打那剑落入他手里,他的全身经脉便紊乱了,如万蚁啃噬一般煎熬,直到——直到他喝了酒。

  两口酒下肚,他体内的热流便散了,经脉也稳定下来。

  ——果然如同他猜想的一般么?十四城主的内力与蛊虫是相斥的,移到他身上后便刺激了蛊虫苏醒,只有酒……酒能使蛊虫安定。

  只是不知道,现在是永绝后患还是暂时压制了……而且也不知道,这蛊虫为何会与这内力相斥。

  阮清渊又往下沉了沉,只冒出个头在外面,刚刚出了一身汗,还是泡一泡舒服。只是,怎么好像听到有吵闹之声?

  这家客栈因为靠着皇城较近,所以花了大气力在隔音上,不细听是听不出什么声音的,但是武力深厚之人则没有多少影响,譬如阮清渊。

  这声音……怎么那么熟悉呢?

  他从水里探出来些,湿润的长发附在肩上,漂在水上,别有一种风情。

  “公子。”门外有道声音,是方才带着明在去洗澡的那个妇人,阮清渊从水里跃出来,长臂一伸,勾住栏上的长巾。

  “这女孩子闹腾的厉害,把半桶水都捣鼓洒了,实在洗不了。”

  这番话颇有几分熟悉,阮清渊仔细擦干身上的水,将里衣穿上。

  想当初,阮清深的奶娘刚刚带明在的时候,也说了明在闹腾,带不了。

  不过,他如今是信这个理由的,因那丫头确实闹腾,何况,这还是喝了酒以后。

  “我去吧。”他对着门外的人回了一声,修长的手指停在栏上的黑色腰带上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