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洲幸运5开奖结果 古代*澳洲幸运5 宫闱宅斗 大泽明娃

【第33章】 双脉银针

大泽明娃 小拾肆 1575 2018-10-27 23:17:33

  阮清渊看了一眼,平淡无奇的长相,又将卷册展开,上面写着此人没有配偶没有子女,是柳静怡弟弟的一位同窗,因仕途不济,才攀了这层关系,捞着这么个差事。

  “公子,您说这事儿……会是二老爷他们做的吗?”

  六个场工的信息卷册都找到了,姜纸砚捧着一摞子卷册放在桌上,又撑着桌子,贼兮兮地小声猜测。

  毕竟,这失踪的杨寅跟阮武正夫人的弟兄有点关系。

  阮清渊对此话不发表任何意见,他的眸光停在杨寅卷册的其中一页上:

  杨寅擅画,入兵器场前以卖葫芦画为生,入兵器场后先做雕工,后成正场厮。

  这倒是有意思,阮清渊将那几个字反复看了几眼,又抽了其他人的册子过来看,问道,“我爹和二叔最近都忙些什么?”

  “阮文大老爷这半年都在忙阮家祖坟的修葺,其他事情很少过问,二老爷倒是挺闲,管着私人兵器场和出城入城。怎么……公子开始怀疑了?”

  灯火下,姜纸砚一脸坏笑,阮清渊也笑,提了笔将姜纸砚的头轻敲了一下,一目十行般将手上的卷册看了:“怀疑……谈不上。”

  他目光清冷,看着姜纸砚又沉声道:“你不用直接去想,这件事是何人所为。在你看来,为何失踪的,是新式箭矢和九齿匕首的场工?他们失踪,又会引起何种后果?而他们的身上,又有着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?”

  这些,是他回来这一路上,一直在思考的。

  姜纸砚皱了皱眉,撑着桌子坐上去,阮清渊也没说什么——跟行醉之间,他们隔了一个辈分,却形如挚友,跟姜纸砚之间,他们虽是主仆,却很少讲求尊卑大小。

  这两个,倒真是他阮清渊的……福分。

  “公子若是让我想——这第一嘛,有可能是他们倒霉,恰巧被人盯上了。第二呢,新式箭矢场工失踪,自然会耽误云国的战事需求,阮城自然会因此而被说道。不过其实这也无多大影响,再拨不就是了?九齿匕首场工失踪,倒有点麻烦,因为这是城主秘密煅造的兵器,场工也是城主的心腹,所以……如此有可能会给城主带来麻烦。这最后一点,他们身上有何不同?莫非是因为他们能力要比其他场工上等些?可是,若成了场工,自然都是不差的。”

  姜纸砚费力地将自己的想法说给阮清渊听,然那坐着的少年却拧着眉,像是自己在想自己的事情。

  “公子……你有在听吗?”姜纸砚这哀怨的声音传出去,脸上也是一副怨色,哎哟喂,他这大半夜的劳心劳力带公子出来,还用了半天脑子,结果人家公子根本不听!

  “你说的吧……不在点上。”阮清渊轻笑道,抬手间,将那六本卷册都掀开,起身,长袖轻动,他修长的指一一点过——

  “杨寅、王文竹、黄全发、陆起严、唐巍五人,记录里,除杨寅外,其他人与阮府都没有关系。另外一人,余安平,他是祖父的心腹。这六人失踪,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。”

  阮清渊将那册子转了个向,指着余安平的册子:“祖父四个心腹里,为何没了的,是余安平?”

  九齿匕首的煅造,他敢肯定,除这四人、祖父、他及姜纸砚,便无人知晓,而且刚刚在掩房——真正的九齿匕首所在地并没有有人进去过的迹象,所以……应该不是冲着匕首去的。

  这也就是为什么,他看到火炉子里的假匕首,会松一口气的原因。

  既然不是冲着匕首去的,那其实已经很明了了。

  “公子的意思是……有人对城主不利?”

  为何没了的是余安平?因为余安平是阮山河最近身的啊!

  也就是说,阮山河对余安平是几近没有秘密的,而且最致命的一点,余安平是这四个心腹里面唯一一个不会习武的。

  “应该。”阮清渊看了看余安平的卷册,“你说那新式箭矢的五个场工,是因为恰巧被人盯上,我认为不然。你仔细看看这五人的卷册记载,他们都做过同一种兵器。”

  姜纸砚凑过去一看,哟!可不是嘛!

  那五本卷册上,清清楚楚地写着:双脉银针!

  “阮清临?”姜纸砚那嘴巴张的,能将这卷册全塞进去,那眼珠子也瞪得老大,真真是以全部器官显着自己的诧异。

  “没错。”到这里,阮清渊终于勾起笑意,不过极浅极淡。

  双脉银针,是阮城最先制出的器种之一。当初点穴之法盛行,然局限了许多只擅近身点穴之人,因此,阮城便炼了双脉银针。

  不过,现在整个天下,用双脉银针的,却只有阮家二公子,阮清临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