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洲幸运5开奖结果 古代*澳洲幸运5 宫闱宅斗 大泽明娃

【第34章】 讨个奖赏

大泽明娃 小拾肆 1546 2018-10-28 23:57:09

  不过,现在整个天下,用双脉银针的,却只有阮家二公子,阮清临。

  他还记得此事。

  阮清临十六岁的时候,阮山河发过一次大病,这病发在夜间,本没有人知晓,然恰是那一晚,阮清临失眠,便起身在阮府乱逛,听得阮山河房内响动,便去看了一眼,这才发现了在地上疼痛不止的阮山河,也因此,阮家及时找了大夫,阮山河算是被救了一命。

  被救了一命的阮山河,自然是要赏这个二孙子的,谁料那阮清临竟然丝毫不客气,道:“孙子要断了双脉银针的各处供给,为我一人之器。”

  当时,阮山河半天不语,阮武和柳静怡——也就是阮清临的爹娘,还当堂呵斥过。

  阮清临是典型的学武不精,典型的好点穴之人,所以,双脉银针对于他而言,是最好的兵器。

  不过,阮山河最后是答应了的。自此,双脉银针便只有阮清临一人可用。

  “那可不就是阮武这家子搞出的鬼吗?!”姜纸砚从桌子上跳下去,咬牙切齿地开口,“王八羔子们!这才是个什么日子歪心思就动起来了?”

  “这才是个什么年纪不雅之话就说起来了?”阮清渊抬颚,眸光微闪,姜纸砚悻悻的将一肚子牢骚又憋回去。

  “安排人,这几日暗中看着这几人。”阮清渊提笔,蘸墨,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跃然纸上,姜纸砚凑近去看,那上面写着:阮清临、阮武、阮清如。

  “阮清如?”姜纸砚皱了皱眉,百思不得其解,他们刚刚,有提过这名字?

  一直说的都是阮武那家子啊!怎么把阮文侧室生的儿子扯进来了呢?

  “如果说,二叔和二哥是冲着祖父去的,那么,自然也是冲着城主之位去的,可惜我二哥既不是嫡子,也不是长子,就算他们对祖父不利,也坐不上城主位置的。所以我担心,他们会对大哥不利。”

  城主之位,隔代而传,首选嫡子,次选长子。

  “公子可真是菩萨心肠。”姜纸砚撇撇嘴,颇为不乐意地将写着名字的纸揣进兜里,“怎么不想着,自己才会是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呢?”

  “他们伤不了我。”阮清渊笑道,眉宇里一片超然,“另外,云国那边也派人盯着,此事不一定是二叔他们所为。”

  这件事查起来,还有些费时费力。他突然想到七年前,行醉出现在他房里的时候,委婉表示过,他的继承之路不会太过顺畅。

  果然。

  这就开始了,是么?

  他眸色暗了暗,看着六本卷宗,思绪翻飞。

  “公子歇会儿吧。”姜纸砚看见阮清渊突然沉静的样子,颇有些不自在地开口,“这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理得清的事。”

  “今年冬至家宴,还是兰夫人办?”良久,大概已经快到天亮的时候,阮清渊突然问了这么一句。

  “是,一直都是。”

  冬至乃天下大节,逢此日,也是阮府最热闹的时候,原先是阮文正室操办的,后来叶知秋死了,这等差事,就落在了侧室兰芝身上。

  “今年,梅花苑跟府内一起过吧,若是不尽兴,晚上回苑再小聚也是可以的。”

  姜纸砚对阮清渊的这个决定,是表示非常不乐意不情愿的。

  “梅花苑从来不掺和府里这等子事,城主也是默许了的。”

  “便因为如此,我连他们每个人是何种脾性,都不了解。”

  阮清渊沉沉开口,再一次噎的姜纸砚无话可说。

  “明在不一定乐意。”姜纸砚又弱弱地顶了一句,他不管,他是不愿跟那群虚以委蛇的人过节的,明在那丫头肯定也是这般想法,也只有明在,可以让阮清渊或许能改变想法。

  “她会乐意的。”提及那丫头,阮清渊再一次勾了勾唇,目光悠远而深长,也不知道那马车到哪儿了,今天到晚,他们应该能回来了吧?

  他这是……

  阮清渊笑着摆了摆头,没那丫头在自己身边嚷着吵着闹着,竟觉得不习惯了。

  “公子何以这么说?”虽然他知道,明在确实听阮清渊的话,不过,如果他跟长命怂恿呢?

  哼!

  “二哥救了祖父一命,换的天下唯一兵器。我破了此案,换祖父无忧,是不是也可以讨一个奖赏?”

  姜纸砚眨了眨眼,心想着,公子你不需要破案再讨赏啊!城主那么钟意您,您一开口他自然同意的!

  却听得阮清渊那张如刀刻般的唇里缓缓道:“我给明丫头讨个奖赏,入阮家宗祠,冠阮家之姓,享阮家之福。”

  疯了!

  疯了!

  姜纸砚搓了搓手,咂巴咂巴嘴半天不知道说些什么好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