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洲幸运5开奖结果 古代*澳洲幸运5 宫闱宅斗 大泽明娃

【第38章】 做你媳妇

大泽明娃 小拾肆 1607 2018-10-30 23:21:59

  “明丫头。”阮清渊咳了咳,也旁了个身,寻到明在亮晶晶的眼睛,看过去,“四哥可有说过,‘男女授受不亲’?”

  “可是长命和他哥哥还同床而睡。”

  这次明在十分的有底气,回阮城的路上,她特地小声问了长命,好啊!人家哥哥和妹妹都是一起睡的,偏偏她不是!

  这般想着,小丫头竟有些气生了出来。

  阮清渊本想回一句“你我又并非亲兄妹”,然又怕惹得那丫头多想,遂笑着回道:“你若是想,那日后睡觉,可以去找阮清如、阮清临、阮清深,他们也都是你的哥哥。”

  少年的声音都带着笑意,两个人又面对面,隔得近,彼此身上的味道交织着,气息不经意地纠缠着,明在恍惚觉得这种感觉很是奇妙,她想伸手去抓这种奇妙的感受,却无从抓起。

  偏偏,在她满脑子晕晕乎乎的时候,听见了如此不中听的一句话。

  “他们算是哪门子哥哥?”明在躺直了身子,气鼓鼓地回了一句,“我只要四哥夜夜陪着我睡。”

  阮清渊盯着女孩子的侧脸,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讲道理,便转了话题问道:“饿吗?”

  赶路想必也没吃什么东西,又被阮山河算计了一番,他醒来后便觉得有些乏累,更何况这丫头呢?

  只是这丫头的精神确实太好,好像比他还好些。

  “不饿,不吃。”还生着气呢。

  阮清渊一时也没有说话,就这么看着明在,真是奇妙——

  他这十四年生命里,最快乐最闲适的时光,竟然都是这个女孩子带给他的。

  胡思乱想间,只觉得应该在肩窝处的被子被扯到了胸前,一边的明在动的厉害。

  “做什么?”

  “脱袜子。”

  阮清渊哭笑不得。

  明在是气着气着又睡过去了,也是,阮山河这人不好休息,让明在跟着他回来难免劳累一些。阮清渊又在床上躺了会儿,隐约听得更夫打更,他这才坐起来,掖好小丫头的被子,下床。

  卯时整了。

  天快亮了。

  冬天的白天来的晚一些,所以此时天外是一片灰白,阮清渊去苑外的小屋子净口洗脸,玄色的衣袍衬得那张脸更加白皙,更为消瘦,他立在门口立了一会儿,然后敏锐地看向不远处一棵大树上的一个人影。

  他点了点头,然后便见行醉捂着自己的葫芦过来。

  “清渊。”

  阮清渊应了一声,提脚往屋子里走,那几个丫鬟估计得起来了,他还不想将回城这件事弄的人人皆知。

  “昨晚,我跟明丫头怎么回事?”

  进了屋里,阮清渊才开口问,似是怕吵着人,所以声音很低。

  行醉答的面不改色:“昨日跟着明在回城,突然有了急事,便离开去办了,等我去兵器场寻你的时候,就看见你和明在被扔在路边,我也不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,还想今日问小公子来着。”

  “这么说……”阮清渊掀了后袍坐在椅子上,浓眉微挑,“是你带我和明丫头回来……并且,将我们扔在了同一张床上?”

  “不是扔,轻手轻脚地放的。”

  可真是难为他了!

  阮清渊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,却听得行醉跟来劲儿似的又补了一句道:“清渊叹气干什么?不过是一个七岁的女娃娃跟你睡了一夜,能有什么?我可还听到这府里有人嚼舌根说,明在被养大了,是要做你媳妇儿的。”

  “胡说!”阮清渊拍了声桌子,遂又意识到明在还在睡着,又将方才升起来的气给憋回去,“谁嚼的舌根,改天剁了去。”

  行醉便不说话了,这话,当初是阮山河说的……他可不敢剁。

  “我祖父呢?”停了一会儿,等到觉得面上的燥热有些退了,阮清渊才又开口——媳妇儿……这些人也真是能说。先不说他跟明在之间有七岁之差、难以生情,只说若是以后明在谈婚论嫁,提起这等子事,岂不是有污清名?

  “城主……应该还在兵器场,我去看了一番,他好像受了伤,有些不好。”

  阮清渊有些错愕,受伤?

  行醉自然是要装出一副“我了解的也不是很多,小公子还是自己去看看的好”的样子,心里其实也有些忧心,也不知道这一次,地下房间的高温能不能再缓解那个人的痛苦。

  “我去看看。”阮清渊皱了皱眉,又站起来,修长的手指指了指帘子里的人,“看着她,别让她出去乱跑,若是闹的凶,便悄悄带去找我。”

  行醉应下,特意又看了看阮清渊的指尖,很好,完全看不出痕迹。

  天色大亮以前,阮清渊赶到了掩房,入目,阮山河伏在案上画画,一边站着姜纸砚,一脸苦瓜相地在那儿研磨。

  “祖父。”他近前,还算好脾气地喊了一声。

  阮山河闻声抬头,那模样……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