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洲幸运5开奖结果 古代*澳洲幸运5 宫闱宅斗 大泽明娃

【第45章】 讲个故事

大泽明娃 小拾肆 1578 2018-11-05 23:19:28

  那跪着的三人扎实地伏在地上,豆大的汗珠在夜色里呈现着可怖的透明色。

  一边站着的阮清渊浅笑了一声,一双手轻轻推了推明在的肩膀,明在就这么被推到前面。

  “祖父为何称自己是老头子?”小丫头大大方方地负手走到阮山河跟前,扬着一张笑脸,众人汗涔涔胆惊惊中,她笑的肆意乖张,“祖父可年轻着呢!一点儿也不老。”

  她这般说着,将阮山河的滔天怒气瞬间浇灭,甚至还逗得阮山河呵呵笑。

  “祖父别恼。”趁着阮山河高兴,明在接着道,顺势踮了踮脚,摸了摸阮山河的长胡子,以示平心静气,“不如明在给您讲个故事?”

  小丫头眼睛里闪着狐狸般狡黠的光,她看了看阮清渊,阮清渊也朝她点了点头,唇角溢着似有若无的笑意。

  “好,你讲。”阮山河长袖一挥,眉宇凛然,点了点面前的人,“你们,也给我听着!”

  明在开始讲故事了,她背着手,晃着脑袋,像学塾里读书的学生——

  “说啊,有个大户人家,家里两个老爷,管家的呢,是个夫人,真正说话算话的呢,是两个老爷的爹,也就是家主。外人眼里啊,都觉得家主年事已高,所以对那位置眼红嘴馋许久。最先动了心思的,竟是个女人,便是这个管家夫人。”

  说到这里,明在绕着兰芝转了一圈儿,仿佛在接受她的顶礼膜拜,那兰芝恨的满脸青红,然哪里敢发作?

  她真是留了个祸害出来!

  “管家夫人跟大老爷生了大户人家的第一个儿子,但可惜她不是正室,所以呀,那儿子只能是个长子,长子……坐不了家主的位置呀,得嫡子才行呢!”

  “于是她就想着,若是嫡子没了,可不就是长子继承了吗?!可惜那嫡子十分有本事,她难以奈何,于是便想着,找个人跟她一道,加着点胜算。”

  “然后呢?她可找着了?”姜纸砚插了句话,笑的贼咪咪。

  “找着了啊!”明在拍了拍手,“她找上了二老爷。因为她发现呢,这二老爷也有不轨之心,两个人一合计,便想出了一台大戏!他们绑了家里的五个伙计,还绑了家主的一位手下,企图通过这名手下摸清家主的所有底细,好拿捏命脉,控制家主。那五个伙计,是他们为二老爷的儿子绑的,因为这些伙计啊,会做他儿子的玩具,为了让别人玩不成这玩具,他要彻底断了那玩具的来路。”

  “可是这与玩具有和关系呢?”阮山河皱了皱眉,佯装思考,真的是很认真地在听明在讲故事。

  明在“突”地转了个身,看向阮武:“因为这玩具,能伤人,能害人,是他儿子唯一的防身工具。他正做着大逆不道的事情,所以怎么会容许自己的儿子有一丝一毫的闪失?于是二老爷将会做这玩具的五个伙计都杀了。这位管家夫人呢,她要让自己的儿子坐上家主之位,也容不得有闪失的,所以早早地收买了学塾里的药理先生,让先生带着她儿子去采药了。”

  这么一长段话出来,纵然是没什么脑子的人,也听的出来这大户人家是谁家、这管家夫人二老爷是谁了!

  一时间众人脸色再变,隐在有些晦暗的烛火里,似惊似奇似怜似讽。

  明在继续说她的:“这样一做,窃得家主底细斤两,再以自己肚子里的鲜为人知的秘密做文章,要么去威胁家主,要么栽赃嫁祸给嫡子,要么一直留着……直到时机成熟。届时,管家夫人的儿子坐上家主,允许两房拆为二家,那么二老爷的儿子另立门户,再成一家家主,这算盘打的可不是妙嘛?!”

  明在停下来,弯着腰笑嘻嘻地看着阮武和兰芝,声音软糯又邪气:“兰夫人,二老爷,明娃讲的故事精彩吗?”

  那阮武早已吓得脸色发白,兰芝还好些,强自稳着心神,一双美目瞪着明在,恨不得将眼前这个女孩子给撕碎了喂狗!

  “明在!你说什么呢?!”阮清好突兀的声音划破夜色,人也径直冲了过来,“你可是在说我爹的坏话?”

  她作势便要去推明在,谁料阮清渊不知何时近前,直接将人揽了过去,她扑了个空,阮武的声音自背后传来——

  “清好!你给我站回去……”

  他的声音颤抖不止,却还带着些威严,一双眼睛此时倒是勇敢地看着阮清好,满含警告。

  “明娃说的故事当真精彩。”阮山河鼓了鼓掌,清脆的掌声响在每个人的耳蜗里,痒,难受。

  他接着笑道:“迎良——把东西拿出来,给大家开开眼。”

  阮清渊给姜纸砚使了个眼色:掌灯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