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洲幸运5开奖结果 古代*澳洲幸运5 宫闱宅斗 大泽明娃

【第50章】 下毒中毒

大泽明娃 小拾肆 1590 2018-11-10 23:31:32

  他抬眸,恰巧遇上明在看他的目光,那眼神一如既往的干净纯粹,像这冬日里如洗高空。

  沈贵很快差人搬了张桌子过来,手炉也递给明在,阮清好眼巴巴地看着明在如被众星捧月般坐上唯一一把椅子,心里极不是滋味。

  明在从那六人面前各取了一张面皮儿放在自己的小桌上,然后便认真起来,捻着一只竹签,细细地力度极好地在皮上画起画来。

  其余的人看了几眼,才收了心忙自己手头上的事情。

  明在是决计谈不上“画工了得”的,不过画点小玩意儿,很快便成。画完了,她又将面皮儿一张一张送回去,拍了拍小手,扬起些许飞粉。

  “祖父,四哥。”小丫头扒着圆桌桌沿,讨好地笑笑,“既是要与民同乐,明在下去,也挑些他们的面皮儿画吧?”

  阮清渊这下子,是终于停下手上的动作,专心致志地看着明在了,这丫头,今日有些古怪呢。

  “自然可以。”阮山河对明在,向来是有什么应什么,“今日祖父倒想看看,我阮城有几个人能中彩!”

  语毕,阮山河直接让沈贵下阶去让姜纸砚上来,说道:“带着五小姐,下去投个彩!”

  姜纸砚还是有些懵的,以至于没有接到阮清渊的眼神,恍惚就被明在拖着下了亭子!

  “快!”离了亭子,明在脸上哪里还有笑意和轻快?那满面都是愁容与忧虑,推着姜纸砚往人堆里走。

  “急什么呢小祖宗?”姜纸砚一边不受控制地往前挪着步子,一边扭头看着明在,“停下来和哥哥慢慢走——”

  “慢了得死人啦!”明在低声埋怨了一句,哭丧着一张小脸,将手里的竹签递给姜纸砚:“你赶紧,拿着银针去试各桌上的面粉,得赶紧,千万别慢了手脚,到时候饺子混起来进了锅,谁都别想过节了。”

  姜纸砚这人,机灵起来比猴儿机灵,木头起来比木头还要更甚几分,比如此时此刻,他就比块木头还要讷。

  “打住……出啥事儿了?”

  他略有些嫌弃地接过明在的竹签——这哪里是竹签!那尖头分明是银针尖头嘛!这葫芦里又卖什么药呢?!又是银针又是面粉又是毒,小祖宗啊,我没你脑子那么麻溜麻溜的啊!

  然,明在已经不愿意同他啰嗦下去了,那丫头直接转身,在就近的一处桌子上的面粉团上戳了一针,快准狠!

  嘶……这一针,要是戳在自己的屁股上……哎哟哟,姜纸砚忍不住咧了咧嘴,觉得明在真是越来越像他家公子了,表面无害,内心残暴!

  “姜纸砚!”明在戳完一坨,转头有些恶狠狠地开口——应该是怒极,不然不会直呼姜纸砚的名字,“你不帮我?”

  下一瞬,她眼圈儿倏地变红,脸上是近乎悲伤的表情,这在明在的身上,还从未见到过。

  姜纸砚心下一凛,不会……真有人下毒吧?

  他捏着那竹签银针看了半晌,才堪堪转过身,一针扎进与明在反方向的一桌面团里。

  这是阮城的主街道,六辆车宽,从城最东头一直到城最西头,因此这桌子也摆的长而望不见头,忙的热火朝天的人们突然便看见阮城五小姐拿着个什么东西,红了眼扎着一坨一坨面团。

  看看,他们说什么来着?这外来的没根没底的野丫头,就是天性顽劣,不服管教,难成大器!

  这是什么样子?!

  然而,明在此时并不能想许多,她只能尽自己最快的速度,甚至脚底带了些轻功,一处一处查着。

  今晨被袁氏的大嗓门惊醒,她看着床帘子,帘子上绣着云,白而柔软,特别像……

  特别像今日的面粉!

  她额头钝痛,随后便“看见”有一双手在面粉堆里撒了些什么东西,隐约还听见有人说话,辨得清其中一个“毒”字。

  糟了……

  她不动声色地下床,心里想着这事儿多半又得是真的,虽然她并不希望是真的。

  她应该告诉四哥,告诉祖父,或者甚至,告诉全阮城的人,但是这种想法又很快被她压了下去——

  她不知道是谁下毒,目的为何,如果此计被人识破了是不是会面临更大的危险。

  她从来没有如此慌张过,大抵是因为前不久刚刚目睹阮府内乱,五条人命惨死,所以害怕再面临一次心悸。

  她左思右想,也只能想出这么个拙劣法子,借言画画试一试圆桌上的面团,她最担心的是有人对祖父和四哥不利。

  还好,亭子里圆桌上没事。

  那就是……下面的人了……

  “不好啦!四公子中毒啦!四公子中毒啦!中毒啦——”

  晃神间,一声尖叫刺破长空,将表面的祥和平静,搅得翻覆。

  明在手里的竹签,如落叶摇摇坠下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