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洲幸运5开奖结果 古代*澳洲幸运5 宫闱宅斗 大泽明娃

【第64章】 解救之法

大泽明娃 小拾肆 1656 2018-11-24 22:36:32

  阮清渊离开了虎狮营,又去了一趟幽兰寺。

  在虎狮营借的马,赶到西山还算是快,他心里顾不得其他,只是希望那棵古树能给阮城的百姓带来希望。

  从正门进,一路疾行,偶尔遇见无事可做的小和尚,看见红袍男子冷冽而过,连出声询问的机会都没有。

  太快了。

  阮清渊一直行到幽兰寺的西北角上,才看见那棵被烧毁了的古树——

  躯干很粗,树身很高,因为被火烧过,所以只剩下黑灰色的枯枝,还有树尖上飘着的几根残叶。

  那残叶不枯不黄,如明在的眉心痣,是浓重的墨绿色。

  阮清渊只停了一会儿,便点了点地,精瘦的身体稳稳腾起,衣袂纷飞,黑发舞动,转眼便将树尖上的残叶尽数卷于自己的宽袖中。

  他落地,将残叶拿出来,细细地看了看,那叶子是很纯正的墨绿色,脉络清晰,叶面光滑,还有一种浅淡的香气。

  这叶子,他猛然觉得眼熟!

  在哪里见过?

  究竟在哪里见过?

  幽台!

  对了!是幽台!

  他记得他的师父,每经三月都闭关一次,那闭关之地外,便有一棵枝繁叶茂的古树,那满树都是深沉的墨绿色,满树都飘着奇异的淡香,满树的叶子经年不落,长盛不衰。

  有救了!

  将手上的残叶依旧放进自己的宽袖里,阮清渊再一次赶回阮府。

  阮山河已经从闵福源那里回来了,歇在自己的房间里,瘟疫的情况很糟糕,已经开始陆陆续续地死人,连闵福源也有些体力不支,留给阮清好和阮清深的时间更加不多。

  “祖父。”

  这是阮清渊第一次破门而入,惊得阮山河在半梦半醒间打了个哆嗦。

  “何事?”他脸上疲惫之色甚浓,憔悴得厉害,这是前些年不曾见过的,然而阮清渊来不及细细考究。

  “我有办法控制疫情,祖父给我一天时间。”

  他现在只能再一次用上他的“云上轻”,如此一来,来回一天的时间就可以。

  “什么办法?”阮山河立马坐直了身子,脸色终于有一丝好转。

  “什么办法祖父暂且不用问,明天天明之前,我会将解药带回来。”他站直了身子,将古树上留下来的残叶拿出来递给阮山河,“这些叶子,祖父交给闵大夫,让他去问虎狮营里的观闻佛姑,怎么熬,熬好了先给……先给三哥和清好喝下吧。”

  每条人命,都不应该放弃,阮清渊知道。

  但是现在叶子有限,如果不给阮清深和阮清好,他不知道剩下的几百人里,应该给谁喝。

  貌似给谁都不公允。

  既然如此,到底还是血浓于水。

  阮清渊走的时候,特地又叫了行醉出来,五指一伸,哗啦啦将行醉腰间的葫芦扯了个干净。

  “哎哎哎,这是干什么!”行醉急了,酒可是他的命呢!“你怎么变得跟明在那臭丫头似的了?”

  上次在北护城河,那丫头也是如此扯了他的酒葫芦的!

  “借用。”阮清渊麻利将酒葫芦系到自己的腰间,眉眼间终于起了一丝柔软,“我得去一趟幽台,你不用跟着,照顾她。”

  语毕,行醉只觉得他熟悉的葫芦声在他面前响了一下,便没了动静,愣怔间,只有尘土飞扬。

  抬头!一瞧!该死!他又用上云上轻了!

  虎狮营。

  宋止息将观闻佛姑安排好,才又去了兰芝的牢房。

  阮清渊借马的时候留话给了她,兰芝有用便先留着,没用就供她消遣。

  “真是个温柔的阎罗王呢。”宋止息在心里想,心里对这阮府四公子有点敬意,脸上却习惯性地扬起阴鹜。

  “兰夫人。”

  她开了牢房,看见那个佛姑样子的女人,无力地躺在地上。

  她一开口,将这个女人吓得抖了三抖。

  “你怕我?”宋止息蹲下去,看见兰芝的手一个劲地抽搐,不禁勾起冰凉的笑意。

  “你你你……你要……要做什么?”

  “兰夫人没有话要跟我说吗?”宋止息站起来,看着这间牢房多样的刑具,一种热血涌上心头——她或许不适合当个女人,因为她喜欢用刑,喜欢听惨叫,喜欢看见血液,喜欢看见掉落的人头和分离的肢体。

  她觉得畅快。

  “我说……说了,你放我……放我出去?”

  “你不说,怎么知道呢?”宋止息将一边的铁链子拿过来,伸手,链子飞出去,将被火烧的滚烫的铁柱缠了两圈,“当然,兰夫人不说,宋某人也无所谓。四公子走之前说了,夫人若是一无所用,便留在虎狮营,尝一尝刑具的滋味。夫人您看,这是炮烙之刑,我将您绑在柱子上,跟炼制兵器一样,接受炙烤……”

  “不!不!不!不要!阮清渊那个王八蛋……啊!”

 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,那捆在铁柱上的铁链已经飞了另一个方向,牢牢地圈住兰芝的腰,又狠又快,将兰芝烫的满地滚。

  “兰夫人,饭可以乱吃,话最好还是不要乱说。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